歡迎來中國可穿戴產業推進聯盟官方網站!
曾培炎對中美經貿關系的三點判斷
中國電子商會 | 來源:中國電子商會 瀏覽次數:3286 發布時間:2019年7月12日
摘要:

去年以來,美國政府對華發動貿易摩擦并不斷升級,嚴重影響兩國及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中國政府以極大誠意推動中美經貿磋商,期望解決雙方共同關切的問題。

 “中美經貿關系 現狀和前景”研討會上的講話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理事長 曾培炎

(2019年7月9日,中國香港)

  大家上午好!很高興在美麗的香港與各位新老朋友見面,一起就中美經貿關系問題進行交流。

  去年以來,美國政府對華發動貿易摩擦并不斷升級,嚴重影響兩國及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中國政府以極大誠意推動中美經貿磋商,期望解決雙方共同關切的問題。前不久兩國元首大阪會晤,為下階段兩國關系定向把舵,達成重要共識,再次確認了共同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并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這為中美關系下一步發展指明了方向。

  正如習近平主席指出的,“從根本上講,中美經貿合作的本質是互利共贏。中美雙方存在巨大利益交集,兩國應該成為合作好伙伴,這有利于中國,有利于美國,也有利于全世界?!痹誥萌蚧慕裉?,各經濟體之間的關系已經不同于過去,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體化格局。前段時間,有些美方人士聲稱,因為美對華貿易存在逆差,而使美方在兩國貿易中吃了虧。這個觀點是片面的,落后于時代發展,實際上經不起推敲、站不住腳。在全球的產業鏈和價值鏈布局中,商品、技術、人力、資本等要素實現了大規??緹沉鞫?,形成了全球要素的大市場、大交集、大循環和大平衡,極大提高了要素配置效率,促進了全球經濟的繁榮。因此,在全球化時代,需要用新的理念,不能只從貨物貿易角度,而要從全球要素流動受益的角度來核算。參與交易各主體的受益大小取決于自然稟賦、資本積累、科技水平、產業層次、勞動力素質等有關要素的比較優勢,以及參與交易的方式方法。下面我從三個方面加以分析,供大家參考。

  一、美國對外貿易逆差形成的客觀必然性

  美國貿易逆差由來已久,這與美元在國際貨幣體系中的主導地位、美國低儲蓄高消費形成的內部失衡,以及美國產業結構調整、制造業向海外轉移等因素密切相關。

  (一)美元的國際貨幣主導地位是決定美長期貿易逆差的主要原因。美國的貿易逆差和美元國際貨幣主導地位是一個硬幣的兩面。作為國際主導貨幣,美元必須滿足國際貿易和世界經濟發展中不斷增長的交易和儲備需求,各國需要依靠對美出口來換取美元。二戰后美國貿易長期順差,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美元與黃金脫鉤、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國才開始出現貨物貿易逆差并不斷擴大。八十年代年均超過900億美元,九十年代增長至年均1700億美元左右,本世紀以來增長至年均6000億美元以上。同時,各國持有的美元不斷增長,美元在全球交易和支付結算中的比例為40%左右,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份額更是連續多年超過60%(圖1.1)。

  (二)美國內消費與儲蓄失衡是導致逆差的關鍵原因。美國是消費型社會,私人消費支出占GDP比重達到近70%,總儲蓄率不到20%,低儲蓄與高消費的失衡就需要依靠對外貿易來彌補。1960年代美國總儲蓄率為23%左右,此后總體呈下降態勢,近年來為18%左右,下降了近5個百分點。 同期,美國貨物貿易年均順差占GDP比重由0.6%變成逆差為3.8%,相差4.4個百分點,與總儲蓄率下降幅度基本相近(圖1.2)。

  (三)美國產業結構調整是導致美國貿易逆差的重要原因。上世紀后半葉,為了追求發展附加值更高的服務業,同時受人力等要素成本提高和環保約束趨嚴影響,美國開始將制造業向海外轉移。從1960年至今,制造業比重從25%下降至11%,服務業比重由64%升高到80%。美國國內生產能力無法滿足不斷增長的工業品和消費品需求,必須大量依賴進口。至于制造業就業人口減少、貧富分化,這是美國內制度性缺陷所致(圖1.3)。

  (四)美限制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是對華貿易逆差不斷擴大的政策原因。美國多年來一直限制高技術產品對華出口,制定了《出口管制法案》以及相關的針對關鍵技術和產品的出口管制體系框架。2018年美國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額僅為391億美元,不到中國對美高技術產品出口總額的四分之一,占美高技術產品出口總額的比重僅為10.6%。有學者估算,如果美方將限制放寬到對法國的水平,美對華貿易逆差將減少35%(圖1.4)。

 

  二、全面客觀看待美對華貿易逆差數字

  隨著全球化不斷深入發展,國際貿易的業態、模式與結構已發生深刻變化,從貨物貿易為主轉向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并重,從最終品貿易為主轉向中間品貿易為主。只看貨物貿易而不看服務貿易,只看貿易總額而不看貿易附加值,只從GDP的角度而不從GNP的角度看國際貿易,都不能準確反映國際貿易全局。

  (一)不能僅看貨物貿易,還要看服務貿易。美國服務貿易總額和出口額長期位列全球第一,中國是美國第三大服務出口市場。在雙邊貿易中,盡管美國對華貨物貿易為逆差,但服務貿易是順差。總體來看,服務貿易可以分為跨境模式和商業存在模式兩大類??緹襯J槳ǹ緹程峁┓窈途懲庀?,按美國經濟分析局(BEA)統計,2018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達到405億美元。商業存在模式是指他國企業在本國設立機構的服務銷售,2016年美國在華商業存在順差468億美元,2018年該順差會更大。據此測算,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近千億美元,這將大幅抵消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圖2.1)

  (二)美對華貿易逆差很大程度上是對整個東亞地區的貿易逆差。經濟全球化分工條件下,一國的出口包含了其他很多國家的產品,用貿易增加值方法更能反映一國真實的貿易水平。中國對美貨物出口中,半數以上是加工貿易,其中大部分中間品來自于東亞地區(圖2.2.1)。比如說一臺在美售價999美元的蘋果手機,大部分零部件來自于日韓等國家和地區的100多家供應商,中國在整個制造環節中獲得的價值僅55美元以及3美元的工人工錢。因此,如按照傳統的貿易總值方法進行計算,中美貿易逆差被嚴重高估了。根據中國商務部研究數據,按照貿易增加值核算方法,2018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1827億美元,比傳統的貿易總值方法減少約43%(圖2.2.2)。

  (三)如果從GNP的角度考慮,美方貿易受益占優。當前的貿易統計方法是基于GDP(國內生產總值)的,在全球化條件下,這一統計方法是落后于實際的。計算中美貿易額要用GNP(國民生產總值)的方法,將兩國企業在對方國家的經營收入也計算進來。根據BEA數據,2016年美國公司在華分支機構銷售貨物和服務約4000億美元(其中也含部分自美進口的商品和服務),這些企業如果設在美國的話,在華銷售收入那就是出口。加總雙邊跨境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美國對華的貿易受益是明顯占優的(圖2.3)。

  (四)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統計數據長期被高估。按照中美兩國商務部聯合開展的研究表明,美國統計的對華貿易數據長期被高估20%左右。高估部分主要包括在兩個方面,一是美國將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部分轉口貿易計入中國;二是由于國際中間貿易商的存在,中國出口商的賣價和美進口商的買價不同,雙方海關統計存在差異(圖2.4)。

  三、美國在對華經貿中是實實在在的受益者

  多年來,美國在對華經貿往來中沒有吃虧,而是在國家、企業、家庭等各部門獲得了實實在在利益。

  (一)美國借助美元優勢地位獲得大量國際鑄幣稅。一張百元美鈔的生產成本只有幾十美分,而其他國家為獲取這張百元美鈔則需提供價值100美元的實物商品和服務,這個差額即為美國獲得的國際鑄幣稅。據測算,2011至2018年,在美國境外流通的美元年均增加約550億,截至2018年底,在美國境外流通的美元超過1萬億。另外,各國持有的美元外匯儲備總量2019年一季度末超過6.7萬億美元(圖3.1)。

  (二)中美貿易為美國消費者提供大量物美價廉商品。中國商品的輸入降低了美國物價水平和居民生活成本,美國家庭因此能節省不少支出。牛津經濟研究院研究顯示,進口中國商品使美國家庭降低生活成本1~1.5個百分點。據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等美方機構估算,對中國2500億美元輸美商品征收25%的關稅,將使每個家庭每年支出增加約500到800美元;若對全部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支出將增加至約2000美元(圖3.2)。

  (三)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獲得豐厚回報。中國是全球最主要的商品零售市場之一,通過與中國開展貿易和在中國投資,美國企業分享了中國發展的紅利。如2018年,波音在中國市場營收占其全球營收的13%,蘋果公司約20%,高通公司則超過66%(圖3.3.1)。此外,美國公司在中國市場利潤率較高。根據中國美國商會調查報告,在受訪企業中,2018年約三分之二的美國公司在華業務的利潤率大于或等于其全球業務利潤率。例如,耐克公司在中國地區息稅前利潤率為35.2%,高出北美和歐洲十幾個百分點(圖3.3.2)。

  (四)中國為美國提供大量低價美元資本。中國多年來的貿易盈余主要通過美國國債回流美國,為美國經濟發展提供低成本資金,推動了美國經濟繁榮。截至2019年3月底,中國持有約1.12萬億美元國債,是最大的境外持有國(圖3.4.1)。美國國債平均收益率約為2%~3%,美國跨國公司在海外投資平均收益率比此高出數倍。即使是以提供發展援助為主的世界銀行,其美元浮動貸款利率也達到2.8%~3.7%,而美國市場商業化利率更高,10~15年期企業債平均收益率約為4%,銀行貸款基礎利率達到5.5%(圖3.4.2)。

  女士們、先生們,

  當然,貿易是互惠互利的,中美貿易也拉動了中國經濟增長,增加了就業崗位,促進了產業發展,有益于中國改革開放。中國經濟深度融入到全球化中,同時也促進了亞洲和世界經濟的發展。對于貿易逆差問題,美方需要正確認識,不能只片面強調貨物貿易逆差,要全面看待貿易逆差產生的原因以及得失,采取政策措施要建立在客觀分析基礎上,一味加征關稅只會適得其反。

  正如習近平主席所指出的,“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合作比摩擦好,對話比對抗好?!閉獯蜧20大阪會晤,兩國元首同意,在平等和相互尊重基礎上重啟經貿磋商,這是一個良好的信號。希望中美雙方尊重彼此核心利益,解決各自合理關切,落實兩國元首確定的原則與方向,務實進取、相向而行,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貿易協議。這不僅對兩國經貿關系具有歷史意義,對國際經貿合作也有示范意義。同時,也希望在座的各位有識之士,發表建設性意見,傳遞積極聲音,為維護國際經貿體系的穩定做出貢獻。

  謝謝各位!

聲明: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及文本鏈接.

聯系我們

中國電子商會 China electronics Chamber of Commerce
京ICP備13044805號
電話:010-68256762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8 www.jgbsx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翠微中里15號樓